桑纶

吴家兄弟

都说高手生活在远离朝政是非恩怨的地方,依山傍水,云淡风轻最是他们喜欢的地方。


少年郎无所事事的摆弄着手中的石子,一会又掷于水中,溅起微弱的水花,便又重新拿出一块,继续发呆。


“小飞流,在干吗呢?”旁边走来一人,水蓝色的长衣,眉目尽是柔情。


“雄飞哥哥,不好玩。”少年郎转过头,撅着嘴。


展雄飞四周看看,“佩佩呢?不是陪着你吗?”


“逍遥哥哥,有事,走了。”


想来应该是李逍遥又拉着石佩佩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这俩人一天到晚只要呆在一起准能闯祸,“那飞流要不要和哥哥一起做饭?”


小飞流眼前一亮,把手里剩下的石头一起抛出,“好!”


再说另外一边的两人,真就如展雄飞所说闯祸了……


“我说你,下那么重的手干什么?!”李逍遥简直快要抓狂了,地上躺着的人此刻毫无血色,完蛋了,这要让雄飞知道了,自己肯定是活不过今晚了。


“你现在来说我!那我刚刚出手的时候你不也没阻止吗?”石佩佩心里也是慌乱的,一双手哆哆嗦嗦的去探对方的脉搏,“哎哎哎,好像还没死!”


李逍遥听了忙蹲下身检查,“好像确实还有一丝气息。”


“那现在怎么办?”


“你问我?我又不是大夫。”李逍遥想了想,“要不,要不先带回去?”


“啊?那飞哥知道还不得打死我?”


“那你就把人丢在这,不管不问了?”


石佩佩可怜巴巴的眨眨眼,“好吧。”


李逍遥看着佩佩那样,本来事情是因他挑起的,但现在变成了这样,实在过意不去,便把手搭在对方头顶,“放心吧,就算被罚,我也会给你送饭的。”


“……”石佩佩突然有种浓厚的离家出走情绪。


将人安置好后,好在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是休息不足再加上刚刚的那几下攻击,一下子晕过去了。


展雄飞讲清情况后,两人顿时松了口气,只是还没等到下口气提上来,对方又开口了。


“佩佩。”


才听到两个字,石佩佩就知道了自己的未来,立刻跳出桌子,往门外奔,自己绝对要离家出走!至少走他个两三月再回来!


与此同时,李逍遥绝望的捂住了双眼,避免看到展雄飞毫无压力的瞬移到佩佩的面前之后,像是捉小鸡一样提着对方的领子拖回来的悲惨画面。


“飞哥,飞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佩佩张牙舞爪的想要挣脱下来,但是一点都没有效果,“飞流,飞流快救我!”


一旁正在吃甜点的飞流就算被抛弃了,还是赶快起身,但是收到来自李逍遥的眼神信息之后就坐了回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好你个李逍遥!我石佩佩以后要是在帮你,我就不信石!来人啊,有谁可以制住这个魔人啊。


石佩佩一进屋子就立刻老实起来了,还没等对方发问就张开嘴说个不停。


“我跟你说飞哥,这真不是我的错,是逍遥说他看见了一个长得和我们家族很像的人,我门就想去一探究竟,结果对方很高冷,完全不搭理我们,然后——”


“然后你就出手了?”


“没有,没有!就对没有!我就只是用八卦阵把他困起来,结果没想到用错了。”石佩佩越说越小声,眼睛盯着地面偶尔悄悄抬起来看看对方。


“你要是再乱用你的六十四卦阵,我就把你那些东西全都没收了。”


“不会,不会,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乱用了!”石佩佩连忙举手发誓,只要不关小黑屋,什么都可以。


“以为不用关小黑屋了?”展雄飞一语中的,看着佩佩刚刚还轻松的表情立刻垮了脸,满脸都是委屈,“这次就先不关了,不过人是你打伤的,你要负责把人照顾好,听到了吗?”


“好的,飞哥!没问题!”石佩佩阴转晴,“那我可以——”小手指了指门口。


展雄飞一脸无奈地点点头,对方就像兔子一样的没影了。


李逍遥看着佩佩出来之后脸上还挂着笑,以为没什么事,和飞流正玩得欢,就看到展雄飞倚着门冲自己笑笑……


飞流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定住了,以为这又是一种新的把戏,瞪大眼睛想看看后面会发生什么,结果就是逍遥哥哥也被拖进屋子里去了,还是去找佩佩哥吧。


--------

不知到会不会有后续,设定就是磊磊演得那些古装人物都聚在一起之后发生的事,目前还只有展雄飞(大哥),李逍遥(二哥),石佩佩(三哥),小飞流(最小的),后面还会有其他人物进来。

如果有人还想看的,应该是会有后续的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