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纶

吴家兄弟

展雄飞和李逍遥都是从客栈里长大的,佩佩和飞流倒是相反,但是谁是老大谁决定房子的类型,记得佩佩刚到这里的时候,还嫌弃过这的穷酸气质,只是当天就被老大和老二好好教育了一遍……


飞流来的时候倒先是把整个客栈逛了一遍,然后三个人看着他飞来飞去。


这是满意的意思吗?逍遥不确定的问


这还不明白,这分明是嫌弃。佩佩冷哼一声。


你以为是你啊。逍遥摇了摇头。


一直飞来飞去,不是嫌弃,是什么?


那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赌就赌,你说赌什么?


就赌飞流到底喜不喜欢这里,要是喜欢就表示我赢了,相反则是你赢了,怎么样?


可以,赌注是什么


这个嘛,我还没想好。这样吧,要是谁赢了,就可以指定对方做一件事,任何事都可以。


切,没问题。


一边的大哥一直默默的看着,突然插声,我也要加进来。


结果就是,佩佩以后再也不敢轻易和这两个人打赌了。



客栈一共有两层,房间倒是很多,四个人住绰绰有余,除了展雄飞其余都在二楼。


飞流晚上睡不着,又想起了故人,只到是心里憋的难受,一个闪身飞到屋顶,看着星星,雄飞哥哥说,我们的亲人朋友都会变成星星看着我们,苏哥哥一定也在看着小飞流。


四周静悄悄的,飞流呆了半个时辰左右就准备回屋睡觉了,刚翻窗进屋就察觉到一起不对劲。


推门进屋,床上的人还在睡觉,只是脸色比刚来时要好了很多。相比之下床边的人面色却显得苍白。


石佩佩正梦到自己在吃满汉全席,就突然被一股大力摇醒,睡眼朦胧的睁开眼。


嗯?飞流怎么了?


睡觉


石佩佩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仔细回忆一下才反应过来,像是自己耗费灵力太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床上的人看上去气色好了大半,果然没有他石佩佩做不到的事。


飞流说了半天,也没看到对方反应,心里有点生气,便大步走过去抓住佩佩的胳膊就往外拽。


佩佩也没反对,跟着往外走,经过桌子的时候顺手把烛光吹灭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