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纶

假设C国同性恋合法系列(再上快本)(下)

假设C国同性恋合法系列(再上快本)(下)

私设:

C国同性恋合法
瑜洲在一起结婚了
以下是正文:

系列之《再上快本》(下)

最后一轮游戏:真真假假

 

游戏规则:在每轮游戏中,所有成员里只有一人在做指定动作,而对方需要猜出这个人是谁才能获胜。

 

“景瑜,你对自己的演技有信心吗?”何老师问。

 

“有。”

 

“听说你的演技最初是洲洲指导的?”

 

“因为我参与第一部戏的时候,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之前又是模特。”鲸鱼解释着,“所以洲儿和导演啊还有编剧真的教了我很多。”

 

“那现在你觉得你和洲洲的演技谁更好?”

 

下面一面哗然,宇宙们拿出瓜子准备看好戏。

 

“当然是鲸鱼了。”

 

黄景瑜本来还想犹豫一下的结果被媳妇抢先了。

 

“为什么?”

 

“他在演艺方面比我有天赋,再加上我有一段时间在忙着准备专辑。”洲洲挠挠头。

 

“没有没有一样厉害。”景瑜看着洲洲说,眼神里充满爱意。

 

“哎哟哟,这么甜的吗?”维嘉笑道,两个人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那大勋觉得自己和小白比谁的演技更好?”

 

“那肯定是——”大勋花话说到一半就察觉到对面的冷线,立刻改口,“小白啊,对吧,哈哈哈”

 

“没有,没有,都好。”刚刚目露威胁的人此刻谦虚的笑笑。

 

“那我们就开始了。”

 

第一轮,由于之前的比分一比一,第二轮鲸鱼队获胜,所以鲸鱼队先开始比赛。

 

“请注意三个人中只有一个人喝的是真正的酸奶,下面从小白开始。”

 

小白慢慢拿起酸奶,用手遮住习惯,吸了一口,露出一副及其难喝的表情。

 

“是不是装出来的呢,下一个鲸鱼。”

 

黄景瑜学着小白的动作,深深吸了一口,之后面无表情的放下。

 

“有点像啊,下一个海涛,海涛你做的认真点,本来就三个人,你别这么快就暴露了。”何老师好意提醒。

 

海涛向镜头发出一个眼刀,十分隆重的拿起酸奶,仰头装出朝拜的样子,在低头嘬了一小口。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不是,我以为你要到嘴里呢。”维嘉嫌弃道。

 

“好了,三个人已经表演完毕,你们觉得谁最有可能。”

 

“我觉得可能是小白,那个演得太过了。”大勋飙着一口东北味。

 

“不也有可能是真的,这样才能引起怀疑。”维嘉打断说。

 

“可以问问题吗?”喵咪问。

 

“可以要求再喝一口。”

 

“鲸鱼,你看着我的眼睛喝一口,大口。”

 

鲸鱼照做了,专注的眼神搭建起了一个完美的二人世界,都说鲸鱼的眼睛会说话,猫咪的眼睛不会说谎。洲洲点点头,心里已经有数了。

 

“我觉得不是鲸鱼。”

 

“就是景瑜喝的不是酸奶是吗?”

 

“是吧。”

 

“刚刚不是还肯定吗?怎么现在就动摇了?”谢娜调侃道。

 

“那小白就一定是了。”大勋肯定道。

 

“等等,没有人怀疑我吗?”海涛站在位置上很可怜。

 

“哦,还有一位,我以为你是过去采访的。”何炅玩笑道。

 

“这样,你扬起来喝一口。”洲洲说。

 

“哐唧。”

 

“哈哈哈哈哈。”

 

盒子举起来的时候,里面晃动的液体发出很大一声,引起全场大笑,维嘉投过去一个“我就知道”的眼神。

 

“洲洲好聪明啊。”何炅感叹道,“因为这种酸奶是那种粘稠的,所以晃动的话不会有这么大的声响。”

 

“那就小白吧。”维嘉说。

 

“嗯。”

 

“确定了吗?”

 

“确定了,就是小白。”大勋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请真正喝到酸奶的向前走一步。”

 

猫咪有些紧张的咬紧嘴唇,心里一直在祈祷绝对不要是鲸鱼。

 

结果——

 

鲸鱼把脚伸向前,看着猫咪吃惊的样子,觉得满意了,又收了回来。

 

小白站了出来。

 

猫咪松了口气。

 

“我以为我掩饰的很好,唉,失败啊。”小白无奈的摇头。

 

“这就叫欲盖弥彰。”大勋赢了比赛心里高兴,嘴上就把不住了。

 

“大勋,有句话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何老师悠悠的提醒道。

 

大勋花立马捂住自己的嘴。

 

“接下来是猫队,先上道具。”

 

三个人被隔在一个大红帘幕后面,鲸鱼好奇的猜想后面的内容。

 

“准备好了吗?”何炅问。

 

“好了。”

 

拉开帘子,三个人都站在一个隔板后面,只有脸和双手露出来,手上还都戴着手套,三个人一人拿一个奶油茶杯蛋糕。

 

“等等,嘉嘉。”谢娜突然兴奋,“你现在特别像一块老腊肉站在小鲜肉里面。”

 

“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三个人里面只有一个不是自己的——”

 

“等一下!”鲸鱼突然打断,其余几人都是十分困惑。

 

“他们靠得很近吗?”

 

Yooooooooo~~~~~~~

 

“你是吃醋了吗?”猫咪调皮的笑笑。

 

“应该是很近的,怎么了呢?”谢娜露出和台下宇宙们一样的表情。

 

鲸鱼咬咬嘴唇,叹了口气,“没事,没事。”

 

“哎哟哟,这蛋糕怎么这么大股醋味?”维嘉身在游戏里,仍然不忘记接梗。

 

“那么先请大勋表演。”

 

大勋花略显笨拙的用自己的嘴去够到蛋糕,结果蹭了一鼻子的奶油。

 

“还挺像回事的。”小白的话直接把沾沾自喜的红花劈黑。

 

“下面洲洲请表演。”

 

“你再往上一点。”猫咪很刻意的说,然后面前的双手就僵硬的像升降机抬高一点,老大的脸也跟着黑了一点。

 

“好好,不要动。”手停在了猫咪的下巴上,猫舌轻轻一卷奶油,味道还挺好的。

 

“鲸鱼,鲸鱼,你还好吗?”何老师看着鲸鱼摆出一副柔术的架势,连忙提醒一下。

 

“嗯,嗯?很好啊。”一个职业柔术微笑。

 

“最后一个,维嘉请表演。”

 

有游戏黑洞之称的人这次吸取了之前几次的机会,也是先说了命令把手调整了一会才一头闷下去,满脸奶油,成功逗笑场上所有人。

 

“我觉得……肯定有一个人。”

 

“海涛你说了跟没说一样。”

 

“大勋,你调一下你的麦,歪了。”小白说。

 

“歪了?”大勋很自然的用手调整了一下。

 

“……”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秒静默,下一秒全体爆笑。

 

“我说大勋啊,你可长点心吧。”何炅笑着说。

 

“小白,你居然套路我,你不爱我了吗?”

 

小白在深情的凝视下,比了个再见的手势。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吴昕说。

 

“科科科科科科。”洲猫丝毫没有在意到自己黄有人的黑脸,还在看别人的笑话。

 

“洲洲,小心下一个就是你。”丹东醋王好心提醒。

 

“科科科哦。”才注意到不对的猫,立马止住笑脸。

 

“洲洲,你背后是不是有人?”

 

“有啊。”洲喵说出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是你。”

 

黑脸总算好看点了。

 

“嘉哥你和洲洲分别自拍一张。”

 

洲喵自拍,粉丝都是有目共睹的,一只手拿住手机,另外把头伸过去,没想到找出来的比自拍要好看!也对,平时发微博也是瑜洲夫夫的合照,每次发个博,全球的狗都不饿肚子了。

 

两张照片拍下来,都一样的别扭,鲸鱼队纠结了半天还是选择了洲洲,虽然某人心里万分的不情愿。

 

“好,那么现在公布答案。”

 

结果已定的魏大勋毫不悬念的露出身后的空白,洲洲和嘉嘉一起。

 

鲸鱼告诫自己要沉得住气,他第一次热切的希望自己能输掉比赛,可是猫咪脸上得意的笑让这一可能变得很是微小。

 

“失败!”嘉嘉翻了个白眼,身后的黑衣人招了招手。

 

黄景瑜松了口气。

 

“但是洲洲真的演得好像啊,连我都以为是真的。”何炅感叹道。

 

“科科科科科。”

 

黄有人立刻阴转晴,即使失了比赛。

 

“结果,猫咪队获胜!”

 

录影结束后,几个人打算聚在一起吃一顿饭,结果山花因为还有通告,就只能先行离去。瑜洲一路冒着粉红泡泡。

 

“今天我一直很好奇,平时要是鲸鱼吃醋了怎么办?”何炅问。

 

“那就只能心甘情愿的被揉一顿了呗。”听上去很疼的话看上去倒是十分的快乐,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

 

“你吃醋了呢?”

 

“科科科科科跪榴莲。”

 

如果对象是只调皮的洲喵怎么办,黄有人给的答案是除了必要的惩罚之外,也就只能宠着了,至于其他的办法你知道了也没用,因为洲喵是鲸鱼的,哼!


------

《再上快本》篇就算完结了,但是这个系列还是会继续下去的,谢谢大家支持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