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纶

宠物 2

养狗之后,曹玄亮原本空虚的生活再次充实起来,每天早上很早起来给小狗做饭,中午巡街的时候也抱着他,下午也一直陪着玩,不管怎样镇魂街的亡灵都知道了曹轰炸师有了一只小狗,而且名字还和火将军的很像。

小兵有些时候不好好吃饭。小亮就会连哄带骗的让对方吃下,每当这个时候,小亮总会想起以前哥哥小的时候。

曹焱兵,来吃饭了

我不饿。

不吃饭的话,一会会没力气练习的。

我不想吃。

真不吃?曹玄亮将盛着美食的碗放饭桌上。

。。。。。。

你不好好吃饭,以后就会一直比我矮

果然,激将法很有用。曹焱兵立刻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但是,一想到长大之后的曹焱兵____

哥哥,吃饭了

等一下

嗯?唔!

曹焱兵拉过小亮,把对方抵在墙上,俯身去亲吻那两片柔唇。两个舌头相互纠缠,来不及咽下的涎水顺着俊俏的脸庞流下到脖颈。曹焱兵便顺着舔舐下来。

够,够了,哥哥

不行

看着对方羞红的脸,曹焱兵一口咬伤喉结,用牙齿慢慢厮磨。

唔,呃,菜要,要凉了。

好吧,我们饭后继续。
不理会小亮已经涨红的脸,曹焱兵心满意足的坐到餐桌前,享受完饭前甜点,心情也好多了。

回忆结束,曹玄亮才发现已经天黑了,话说回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难道是自己的教育方针有错误?怀中已经睡着了的小兵,翻了个身,继续睡。


__
没有肉,只有点肉渣……

小脑洞

时间线在热血长安的前十九集,人物设置大致是.韩林儿x秦子阙,李致x多罗。

一一一一一一一
凡舍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当然依旧是那么的嘈杂。萨摩刚伸个懒腰从楼上走下来,就被一个人扑了个满面。连忙后退了几步,稳了稳身子,再看怀里的人,一扫刚才的不满。

子阙,你怎么来了?萨摩拉着秦子阙就坐了下来,笑话,秦子阙是谁?是萨摩心里排行第一的人,可惜被韩林儿那个臭小子给拐跑了。

我这还不是因为想你了嘛。秦子阙本就娇柔似水,萨摩都说子阙应当是女人。这回又摇起萨摩的胳膊开始撒娇了。

那就多住几天再走吧。萨摩心里知道,子阙肯定是和韩林儿吵起来了。但是,好不容易阙儿来看自己,不回去也好。

萨摩多罗!!!!!

娘一嗓子,让原本在楼上的两个人都纷纷探过头去,却见四娘身边还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来自大理寺的,那么另外一个呢?

完了,这么快就找过来了。秦子阙当即拔腿就跑,可惜的是,没跑出多远,就被某人一把抓住。

你放开我!
不。
我不要和你回去!
你听我解释嘛。
不听!

周围的人看着面前争吵的二人组,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倒是萨摩一下子冲过来一把抢过子阙。

接着,这场面就十分尴尬了。

韩公子,子阙呢正在跟我讨论如何破案,正好李致也在,我就给子阙上一次实践课。萨摩一边说一边朝三炮使眼色。

啊,对啊,今天案子还特别的一一
三炮还想再说什么,就收到来自大理寺少卿的眼刀,立刻守住嘴。

对对对,我要和萨摩哥哥一起破案子。

我们先走了。


韩林儿无奈的看着跑远的两个人。

你跟我们一起吧。李致走过去说,他真的不希望看着萨摩一天和别的男人搂在一起,尽管对方已经有了归属,但是这醋还是要吃的。

好。

留在原地的三炮摸了摸下巴,想着自己和紫苏什么时候可以也像他们一样。

一一一一一tbc

彤宇,牛皮糖

第二季的北鼻刚开播的时候,于小彤在微信里问过那个人很多次,你到底来不来?可是,那个人总是很忙,手机提示音响了很多次,就是没有那个人的。

实现不了的想法就会变成怨念。


于小彤现在的怨念很深。他每天看着三个小霸王。。。两个,apple不算。大多数的时候盯着那个人形版,想着第一季的点点滴滴。

小彤,你又在这思春哪。大新哥诙谐的语言在身后响起。

小彤脸一下子红透了,着周围还有好多小孩,你注意点嘿。

切,想就打个电话吧。大新大摇大摆的走开了。

小彤哥哥,思春是什么啊?噗噗很不应景的问。

就是思念春天。

节目开播后的第二天,思念天宇的的几百个小时后,终于打了个电话过去,光是听那人的声音,就兴奋不已了。他的天宇哥哥为什么会那么好看呢?

说句爱我就挂了吧

love you

电话挂了,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身边的小可爱们又惹祸了。其实我还想说,你快来吧。


在大熊里蒸桑拿之后,又在小彤的怀里继续蒸桑拿,马天宇在第n次被于小彤抱在怀里之后想到,怎么感觉这人今天跟牛皮糖一样粘着自己。

我愿意为你呼吸下面的空气

我愿意和你一起变傻

我只想变成一块牛皮糖粘着眼前的你


一天劳累之后,马天宇看着堂外香蕉里的于小彤,忍不住想笑。关了灯,刚躺下,身边的🍌就侧过来。

天宇哥,你要呆多久?
怎么了?那么想我?
是啊
呆到明天
还来吗?
要吧,我还舍不得这里


于小彤又躺平,他还有好多想问的问题,可是现在又不想问了。耳边传来一阵声音,回过头,看见一张放大了数倍的脸,接着便是唇上的印记!

睡吧,晚安

尽管夜很黑,那只露在了外面的,变的通红的耳朵却一览无遗。

马天宇听着身后没有声响了,输了一口气。但下一秒却被揽入一个火热的怀中。

热死了,一边去。

不要,反正今天我是牛皮糖





大圣一路狂奔,等到达后山的时候,却看到前辈一脸骄傲的看着自己,之后回头看看躺在地上的袁王十分神气的说道

这就是俺的人。

南苑国的国王到偏殿的时候正好看到小太子很有兴趣的听唐长老讲取经路上的故事,也是,自从后山来了那群白猴子以后,他就很少陪过太子了。
“父皇。”太子看到走过来的国王,开心的跑过去。
“王儿,你跟唐长老说什么呢?”
“我在听唐长老说西天取经的事。”
“不好了!”门外闯进一个衣衫不整的侍卫,看样子,应该是一路连滚带爬跑过来的。
“何事惊慌?”国王问。
“又——又来了一只猴子!”
“什么?!”
不同于另外三人的震惊,唐僧神色不变,好像事先知道了似的。

“我是来找俺前辈的,你们这些笨蛋,拿刀指着俺做啥?”十五十分纳闷,自己才感应到前辈在这里就跑来看看,结果就被包围了,关键是对方是人类,要是妖精的话,一棒子打死,多省事。
“阿弥陀佛。”
“喂!老和尚快跟他们说清楚。”十五看到走来的四个人中的唐僧,立刻叫到。
“国王陛下,这是我大徒弟的挚友,还请原谅。”
“即使如此,放人。”国王下令到,可是转念一想,不应该是放猴吗?
十五得到自由之后,立马跳到唐僧的面前就问九九在哪里?
“悟空去降妖了。”
“又降妖,那俺在这等他回来。”
“不过唐长老,你的大徒弟能打得过那只白猴吗?”站在一边的太子突然出声问。
“什么?猴子!”大圣突然蹦起来。
“对啊。”太子把之前对悟空讲的又对大圣重复一遍。
大圣听完之后,立刻腾云驾雾的朝后山飞去。他家前辈的长相太容易招蜂引蝶了,那只白猴子最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不然的话,俺老孙手里的金箍棒把他打得稀巴烂。九九前辈是我一个人的。

悟空一路飞奔到后山的时候,那里正在张灯结彩,像是有什么喜事发生一样。当然当他看到一群小白猴子的时候,觉得对方一点也不坏,看起来都很清纯的样子。
“喂,小猴子。”悟空拦截住一只小白猴。
“夫人。”小猴子说。
“夫人?”悟空往身后看,发现身后空无一人,“你是在说我吗?”
小猴子点点头。
“为什么叫我夫人?”
“因为——”
还没听小猴子说完,悟空只觉得耳畔一阵风,接着身体一晃,就在一只大猴子的怀里了。
“因为你要嫁给我。”
“我呸!”悟空恼羞成怒的挥着金箍棒往身后扫去,却被对方准确的接住。
“喲,想谋杀亲夫啊。”
“你放开我!看我不揍得你屁滚尿流!”悟空剧烈挣扎着,恨不得把身后的人碎尸万段。
“呵,那我先操的你直不起腰如何?”白猴居然真的动手开始去解悟空的裤子。
“你——”悟空被压在身下,“给我住手!”
白猴很欣赏身下人被气到满脸张红,不断挣扎的反应。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对一只公猴子一见钟情,不过既然喜欢,就应该把对方据为己有,至少他一直这么做的。
也许是发神太久,金箍棒打过来的时候,白猴丝毫没有察觉,直接到在一边半天起不来,看着悟空给了自己一顿暴打,之后十分解恨的走了,走之前还说——我已经有人了。

西游记番外

话说悟空一行人取完经之后往回走,依然会碰到一群不长记性的妖精。

这天,四人路进南苑国。国王是个有白花花胡子的老头儿,下面有一儿一女。唐僧取经的事在人们之间传开了,所以刚一爆出名号,就收到了热烈的欢迎,只是国王看到悟空之后居然吓到当场晕倒。
“猴哥你看你长的,国王都被吓晕了。”猪八戒说。
“我长的至少比你好!”悟空拧着八戒的耳朵说。
“猴哥,猴哥,我错了。”
“行了,你们先别吵了。”唐僧制止说。

后来,悟空从宰相的口中知道,这个国家经常被一只住在山上的猴子伤害,那只猴子尖牙利爪,一身白毛红眼。

“我倒要看看哪只猴子敢如此放肆。”悟空抽出金箍棒就架着云往山上飞去。
“这回那只猴子要倒霉了。”沙僧说。
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消失的身影。

南苑国附近的山多是接近灌木丛一类的植被。此时坐在石座上的白猴正一手撑头一手拿桃。嘴角止不住的翘起。刚刚那只猴子他要定了。

悟空:我只有一元钱,能去哪里?
大圣:一米
悟空:那要是一元也没有呢?
大圣:那你能到我的心里
悟空:为什么?
大圣:因为我要的是你这个人。